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酒友天真的博客

初来乍到,请多关照。

 
 
 

日志

 
 
关于我

供职于运城广播电视台。曾军旅生涯20年,混至中校副团。转业后担任地、市电视台副台长14年、新闻中心主任6年。现任山西关东文化传媒化有限公司、山西关东企业策划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策划总监。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副高职称。运城市知识分子拔尖人才、市委市政府专家库成员。已在山西人民出版社、辽宁人民出版社、内蒙古远方出版社、中国经济出版社等出版著作12本,计300多万字。

网易考拉推荐

央视1998:一次失败的舆论干预 (转载)  

2014-07-09 08:47: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央视1998:一次失败的舆论干预

 

近日网上又有网友们翻腾出当年山西运城地区假渗灌事件来,有这样一条微博说:

 

原新华社山西分社《记者观察》政法部主任高勤荣因报道山西运城耗资两亿八千万的假渗灌工程,被运城的腐败分子以莫须有的罪名判了12年。2006年1出狱。全国政协委员杨伟光、高占祥等七名常委为其做了89号提案。尖锐指出:“这是一起明显的打击报复,有罪推定,甚至是涉嫌栽赃罪名的恶性枉法冤案。”

 

著名制片人夏骏跟帖: 当时,我是《新闻调查》制片人,这个调查项目的记者是王利芬。朱镕基总理亲自过问了这个报道。

网友方方跟帖: 有这么多人支持,这么多人呼吁,并且相帮者来头也都不小,为什么仍然解决不了?不好理解。帮转!

其他网友跟帖转发很多,不再一一贴出。

 

说起来,这个事情也19年了。

我还能约略记得,大约在1995年,运城地区为了召开渗灌工程现场会,在全区铺开大型渗灌工程,投资两亿八。这在当年,是一个非常巨大的投资项目。山西运城这样的黄土高原农业区,过去的灌溉都是传统的大水漫灌,渗灌是一种新技术。建造蓄水池,铺设管道,地下滴灌,防止蒸发,浇灌效果好,节水。按说渗灌滴灌这一类节水灌溉,属于新兴农技。运城地区干旱缺水,在一个传统的农业区推广渗灌,利国利民。这个工程,一时轰轰烈烈。运城地区的口号是当年达到100万亩,目标600万亩,整个一个大跃进。各县乡都在大修渗灌工程,迎接大型的全国现场会。

事后暴露出问题,大家才发现,这个工程是个假大空。现场会召开在即,运城地区短期内根本建造不了那么大的工程,只好造假应付上级。大量的渗灌池子,砌建在公路两边,逶迤数十里,煞是壮观。那不过是为了应付车队经过一览无余。仓促建造,大部分地段就是拉了砖头砌起一个圆池子,没有人考虑什么管道铺设。那就是做个样子,应付了检查便完事。改革开放以来,此可谓运城地区最大的政绩造假工程。

山西的记者高勤荣把这个事情捅了出去,1998年中央电视台到运城做了报道,《焦点访谈》《新闻调查》都详细播出了在运城的访谈节目。随着记着的采访可以看到,大批的渗灌池子,只有圆筒,根本无底,修造时就没有想到这个玩意是贮存水的。有的靠近公路的池子,只砌了半边,在公路上行驶,看来是个好端端的砖池子,走进地里背后看,只是一个丑陋的半圆。造假之拙劣恶劣,令人惊悚。这号工程,明显的就是欺哄国家欺哄百姓,现场会开完,参观了就完事。至于工程实效,鬼才相信。

央视《焦点访谈》做了批评报道,当时的地委书记于志成、行署专员黄有泉战战兢兢接受了采访,整个感到运城官场大祸临头,危若累卵,垮塌就在眼前。

央视记者跟踪采访,还有一个有趣的镜头。记者找当地干部问话,大多摇头不言。记者在芮城县田头,采访了乡长,这个乡长极言工程货真价实,当然这是为领导说好话。正好田头有一个下地干活的老妇,记者便问老人:你这个水池子浇地用过吗?这时候我们能听到乡长在一旁恶狠狠地小声吓唬:谁敢胡说,看我怎么收拾他!无奈这个老婆婆大概不识字,实在不知道什么叫“胡说”,她只会如实的回答:“没有用过。”“从来没有用过。”我们看电视,感谢老人的满面纯朴真诚,同时也痛恨那个作恶的乡长,仗着权势,那么嚣张!

按理说,运城的假渗灌,经过中央电视台报道,真相已经大白于天下。按照当时的舆论压力,运城当局要给全国人民一个交代。有关当事人肯定要受到党纪国法惩处,他们的名字将和一桩丑闻联系载入史册。大家都在兴奋地期待。这和现在的抓了贪官,民心大快一个道理。

不料事情远非我们想象的那样简单。渗灌事件草草处理,运城书记受了个处分易地当书记,专员借机上位。运城班子对于渗灌事件的恶劣性没有丝毫反省,人们看到的是是新一轮的报复迅速展开。表面上看,渗灌事件谁也不谈。实际上,积极支持配合造假的干部,由于迎合了地区领导,一个虚惊后迅速得以提拔,这其中,当然包括那个在央视亮相的凶相毕露的乡长。

一张大网撒开,高勤荣难逃厄运。运城公安出动跨境抓捕。先是在北京以介绍卖淫将高勤荣抓捕,押解回运城,后以经济犯罪审判,判刑12年。

正如时隔多年以后,众多网友所说,这是一起明显的打击报复案件。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网上说这是一起恶性的枉法冤案,毫不过分。

将近20年过去了。如果说当初还有人为假渗灌遮辩,现在回头看,运城的渗灌事件究竟是真是假,应该没有什么争论了。如果当真要搞渗灌工程,运城那时搞下去,不几年早已是遍地渗灌设施,超前进入节水农业,成为领先全国滴灌渗灌的现代化罐区。但是今天你走遍运城田野,哪里有一丝一毫渗灌的影子?20年的历史做出了结论,运城根本没有实心实意搞什么渗灌,那一场闹剧,就是为了应付那个大型现场会,搞一个虚假的政绩工程罢了。

渗灌事件不久以后我回老家,亲眼看到了所谓渗灌工程的骗人伎俩。从运城到我家20公里,沿途可以看到多处公路两边的假蓄水池。没有管道,没有开关,没有进水出水,只有一个干池子干坑。有的临近公路两边,只要停下车来,就能看到那种半个月牙形状的贮水池,一半砌起,供参观,另一半面朝田地,反正没有用,施工的也懒得砌全。半个池子,茬口胡乱砌摆砖犬牙交错,它丑陋地伫立,演绎尽了当年的荒唐和虚假。

这些田野里、公路边的假贮水池子,很快都被当地村民拆了拉回家,砌了猪圈鸡窝。当地有民谣说:

 

美国飞机朝下看,

运城人民搞备战。

美国卫星往下照,

运城遍地是碉堡。

 

说是炮楼没眼子,

说是水池没管子。

干部图的当官,

百姓图的得砖。

 

运城方面的回头报复却是一点也不手软。严打高勤荣,从快从重,抓捕审判,判刑12年。8年牢狱之灾释放,一个年轻人的青春在漫长的监守里度过。再捣乱,让你见识见识权力的厉害。

假渗灌工程,从策划到事发,中央电视台干预,焦点访谈新闻调查播出,运城方面检讨处理,调整班子,回头报复,高勤荣入狱,10多年前的一幕一幕历历在目。整个事件有一个诡异的演变过程,又有必然的强大的逻辑力量在支撑在运动。回头再看,洞若观火。

在我的记忆里,这应该是中央电视台的首次舆论干预失败。中央电视台(那时还很少有人简称央视)的《焦点访谈》和《新闻调查》,是当时的重头批评报道栏目。《焦点访谈》在7点40分到8点,20分钟如果还整治不明白,《新闻调查》9点到10点一个小时,深度报道。这两个栏目,大小官员都敢批,凡是在这两个栏目点了名,弹无虚发,立马拿下。央视也由此纵横天下,指哪打哪,老百姓想看看哪里的贪腐曝光,也都关注这两个栏目。央视覆盖全国,在全国范围调查,省级以下机构官员都都在扫描之列。完成播出,10几亿人都能看到。央视要是盯准了哪个负面事件,一旦制作播出,几乎就等于给事件当事人写好了判词。新闻监督的力量,十分强大,十分有力。

但是这一次,央视的舆论干预却是明显失败了。它要打击的对象没有受到应有惩处,它要的新闻批评效应没有出现,它甚至没有能够保护了和它合作的新闻从业者。高勤荣的锒铛入狱,说明了面对强权,央视这样的强大的新闻媒体,也开始有了力所不逮的时候。

运城假渗灌事件以后,央视还连续报道过运城的科技大跃进事件,这个批评报道同样无疾而终。回头翻检,这里面明显有某种耐人寻味的东西。

运城不大,运城事件或许也不算大,这两起批评报道却有某种标志性的意义。

这是一个信号,表明新闻媒体的监督,开始受到政府权力的顽强抵抗。从以前的不堪一击,一级政府开始有了还手之力。下级政府和中央级的舆论媒体之间,出现了微妙的对抗顶牛。尽管它没有和央视公开叫板,大家都不动声色,但是暗地里一番角力,它赢了。

那个时候的央视,还在一腔热血精忠报国,从业人员像夏骏王利芬,报道批评运城,并没有打算捞什么好处。运城事件的批评曝光,就是一场正义和邪恶的战争。新闻机构只是想站在公平正义一边,决心惩治腐恶邪恶。新闻单位秉持一个坚定不移的新闻原则,惩恶扬善,激浊扬清,那时很普遍。这一场大战打下去,无疑应该媒体战胜,运城就擒。

但全中国很快发现,央视和运城较量,已不再是公理一定战胜,正义简单伸张。正确战胜错误,正义战胜邪恶,也要经历一番十分复杂的博弈过程。官场的能耐,就在于把所有的是非较量,都变成博弈,所有的对立,都变成周旋。一些很简单的是非,本来黑白分明,一旦经过官场的混搅,都变成了仅仅是力量的对峙和抗衡。谁赢了,谁输了,结局分明,是非却是越搅越含混。新闻部门捧出的黑白分明的事件,到官场统统搅合成为一片驳杂。新闻媒体突然发现,自己的力量,开始弱化退化。即使像央视这样的强势媒体,决心围猎俘虏对手,也未必有百分之百的胜算。

运城渗灌事件有里程碑式的象征意义。

运城当年怎样抓捕高勤荣?相信现在的人们看了,会恍然大悟。相信官场的大佬们看了,嘴角也会浮起一丝含义深邃的微笑。他并不说渗灌,不言结了梁子的话题。他抓你卖淫嫖娼,他抓你经济问题。这些问题是不是问题,现在还有争议。这不怕,只要我手下的公安法院认为是问题,就可以逮捕,可以法办,让你坐牢。杨伟光高占祥甚至朱镕基,管不到这里。20年过去,试看今天,我们的权力机构对付记者、律师、网络大腕、独立制片人等等,还不是这样一套吗?这一套法式早已推广到全国。运城各方面大概很骄傲。它有开创之功,首倡之功。20年过去了,你们用的还是我的老办法,没有一点改进。也许官家的想法都一致,权力对付这些挑战,只要稍稍用一点手腕,拿下就是,啰嗦什么。运城模式一路延续,手段凶狠,套路却是简单雷同,老谱袭用几十年不觉得陈旧。凶残加一点狡狯,一个小把戏灭了你。不露痕迹,不怕追问。这是连顽石都要点头称叹的手段。

运城事件的漩涡中心,还有个不能忽视的人物,就是当年的专员黄有泉。在千夫所指的假渗灌事件里,他是渗灌工程总指挥,理应承担更大的责任。一场央视出丑,天下何人不识君?无论如何,说是他为官生涯的一次政治危机,毫不过分。怎么办?在道义面前束手就擒,选择崇高,那只有引咎辞职,自己就失却了执政机会。从政的官员,在位比生命还要紧。他没有认错辞职,他选择了转圜过关。后来,他接任地委书记,市委书记,在市人大主任的位置退下。黄有泉主政运城10多年,正值世纪末到世纪之初的大建设时期,他为运城的经济腾飞做了许多工作,同时也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人们当年的评价。这个专员书记,当年巧妙地化解了危机,赢得了长期执政的起点。对他来说,在自己的政治生涯,这是一次十分困难却也是十分宝贵的坚持。也许,正当的上位,正当的贡献,只能通过非正当的权谋获得?一个血污的起点,换取10年腾飞,是非功过,又该如何评说?这个造假工程的大总管的曲折行进,发人深思。历史在这里,淋漓尽致地展示出它的全部的复杂性和生动性。

以央视为代表的新闻媒体,应该感到运城这个起点的可怕了吧。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政府机构和新闻监督的对抗,日渐胜负分明。算起来,这有一个漫长的过程。这一过程哪一天开始,难以明断。运城事件,确是一个明显的转折点。

改革棋局大变化,20年时至如今,舆论环境更加恶化,舆论机构江河日下,日甚一日。政府的控制力空前增强。官员群体力量爆棚。相应的,新闻媒体的监督力量退化弱化也是人皆可道,不堪回首。想想那个时候,央视几乎就是杀贼不眨眼,出拳不认人。他要瞄准了哪个事件,哪个官员,一旦真理在手,集中曝光,拿下你易如反掌。运城的地委书记怎么啦?行署专员怎么啦?说曝光就曝光,江西胡长清倒是副省长,让你三更作死你等不到五更。但是现在,试问央视,它胆敢自己设坛批评一个乡长吗?失去了独立调查独立批评的功能,《新闻调查》栏目早已关门。《焦点访谈》也就能欺负个把“刁民”和街头混混。这个央视的品牌栏目,谁还有兴趣瞟它一眼呢?不错,他有时也装模作样的说点“大事”,他也曾批评过级别很高的官员,但是谁不清楚,那是我让你批评才能批评,我让你监督才能监督。我批评你,要打报告呈送你批准,这叫什么事儿。贵为央视的他,有时纯属作秀,媚态让人恶心。有时也煞有介事看似气势汹汹要说谁谁,那只不过乱嚼一些毫无新闻价值的材料滥竽充数。

失却监督权力,央视也就威风不再。八十年代九十年代,有冤案,找央视,举报腐败,找央视,《焦点访谈》室外排起长队。贪官坏人,闻风丧胆。现在哪一个官员害怕央视呢?失却独立调查独立评论,媒体的杀伤力进攻性大打折扣。时至如今,一级媒体,不过就是一级政府怀里的婴儿。哪里谈得上独立发言。他有时候也会哭闹一下,家长并不在意。

20年来的深化改革,新闻批评是彻底被关进了笼子。一旦媒体手脚被捆绑,贪官坏人就气焰嚣张起来。

我丝毫不否认组织监督的巨大作用,多一条民意渠道不好吗?多一个监督机器不好吗?

新闻媒体失却独立监督权,新闻力量萎缩,新闻生命失活,既是新闻媒体的不幸,也是国民的不幸。国家的不幸。

    自高勤荣入狱以后,《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多少媒体为他鸣冤叫屈。八年以后他出狱,一直不断有媒体为他呼吁平反。此时媒体的力量,和世纪之初相比更加萎缩。在强权管制之下,它的声音极其微弱。人们去找法院,找律师,找信访,尚且难以撼动桩桩冤案,又有谁在乎媒体在一个角落孤立无援嘟嘟囔囔。

怀念一下20年前的新闻监督吧。

运城渗灌事件,历史记录在册,存档。

                                                                              【 引自毕星星新浪博客】 

央视1998:一次失败的舆论干预 (转载) - 酒友天真 - 酒友天真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