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酒友天真的博客

初来乍到,请多关照。

 
 
 

日志

 
 
关于我

供职于运城广播电视台。曾军旅生涯20年,混至中校副团。转业后担任地、市电视台副台长14年、新闻中心主任6年。现任山西关东文化传媒化有限公司、山西关东企业策划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策划总监。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副高职称。运城市知识分子拔尖人才、市委市政府专家库成员。已在山西人民出版社、辽宁人民出版社、内蒙古远方出版社、中国经济出版社等出版著作12本,计300多万字。

网易考拉推荐

冯言疯语 10  

2014-11-25 12:03: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冯微语录

    观众喜欢年轻貌美才华出众的主持人,这是人之常情。但“色艺双全”的主持人凤毛麟角,在地市台就更是稀有。人人希望天下的才女都漂亮,都有女人味,如果花木兰没有战后的“对镜贴花黄”,也不会有这么多男人传颂她,喜欢她。因此,我也希望看到主持人柴红绒台上台下都“女人”的那一面。
                                         ——《我的“丑女大主持”》
 
    现代诗不是好写的。她的思维、语言、情景、意境、形式、逻辑、表达等,虽比格律诗随意,但绝不比格律诗好写。我是不会写诗的。格律诗我不懂平仄,不懂韵律;现代诗我不懂朦胧,不懂意识流,因此诗与我基本无缘。别说写,就连我很喜欢的诗人至今仍是只读不说,只字未评。不是不想评,是不敢评,不会评。说错事小,丢面子事大呀。好像老子说过:“太上知之,其次誉之,再次畏之,最次哑之。”
                                           ——《特别关注》
    希望我们的电视观众在严格要求的同时,也能体谅一下电视从业人员的苦衷,在方便的时候予以理解和宽容。
                            ——《秀才的苦衷29》
    据唐朝的《元和姓纂》记载:柳氏在秦国兼并诸侯国之后则迁居到河东(今山西永济),然后从河东分散到其他地方。就是说柳氏的始祖在河东,如柳宗元。如此说来柳下惠与我还是同乡哩!可我恐怕达不到他的境界,做不到他的超凡脱俗,坐怀不乱。我总认为,男人之所谓正派,那是他受到的诱惑还不够大;女人之所谓忠诚,那是她背叛的资本还不充分。
                                 ——《柳下惠为何坐怀不乱》
    不时偶有女人对我说:“我好看么?”说这话的女人,都是与我非常熟悉的。她不是穿了件新衣服,就是改了个新发型,要不就是刚做了美容。每遇此我都笑笑,不知说啥好。漂亮的,我不说人家也知道她漂亮;不漂亮的,咋着都不漂亮。我回答什么都是废话。况且我不会说假话,如果说不好看,人家岂不很扫兴?
                                   ——《美女的秀发》

    一点点赘肉别紧张,杨贵妃照样迷倒唐明皇。
                        ——《胖点没啥》

        罗马凯撒大帝在被朋友和敌人行刺的时候,他武功过人,拔剑抵抗。但他发现在攻击他的人群里,有他的朋友和心爱女人布鲁塔斯的时候,他对布鲁塔斯说:“怎么还有你?”于是他宁愿被杀,不再抵抗。朋友“行刺”于我,总有“行刺”的理由,不会无缘无故,我真的想不起那个地方对不住朋友,竟让朋友如此之恨,下此毒手。所以我也只有效法凯撒大帝尽善其终无需抵抗了。朋友既然要杀我,那就杀了吧。
                                                 ——《朋友要杀我》


       活着真好,莫在意钱多钱少,汶川的地震,分不清你是乞丐还是富豪。活着真好,莫计较权大权小,汶川的楼板,不认识你头顶着几尺官帽。活着真好,莫为身外之物世态炎凉烦恼,汶川的废墟,掩埋了多少豪情壮志俗事纷扰。活着真好,请记住这汶川的分分秒秒,幸存的生命再次演绎了爱的伟大情的崇高。
                                                                              ——《活着真好》
    望着对面坐着的彭院长,我突然想起我去年写的一则博客,题目是《改校名的校长该骂》,对大学改校名提出质疑,其中还专门提到了浙江传媒学院,说“叫浙江广播电视学院多气派,谁知道浙江传媒学院是个啥东西!不少人会认为是民办的哩!”现在,儒雅帅气的彭院长就坐在我的对面,我连这个话题都不敢涉及了,生怕人家知道那篇文章是我写的,更别说骂了。为文肆无忌惮啥都敢说,为人却吞吐懦弱抹不开面子,我也闹不明白,我怎么会是这个样子呢?
                                ——《改校名的院长来了》
   
    残缺不是缺,完美并不美 
                ——《简评痴人老卢两幅摄影作品

    有些霸道的麻雀坐享其成,强占家燕们舒适的窝,家燕可不会就此罢休,它们群起而攻之,把麻雀轰走。有时实在赶不走麻雀,家燕便会衔来泥土、树枝,封死巢穴,我住不成,你也别想住,决不允许雀占燕巢。在这一点上,我们有些人很像麻雀,有些人很像小燕子。
                          ——《燕子垒窝一口口泥》

     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于今,把写文章当作手艺去学的人不少,把写文章写成手艺的人不多。可见,这门手艺也不是好学的,比起其它手艺,如编个筐子、吹个糖人、做个陶罐,以至木匠、铁匠、泥瓦匠等,不知要难多少倍。
                                                            ——《写文章这门手艺》 

    东汉末年的陈琳,本是袁绍帐里很会写文章的人,在袁绍讨伐曹操时他写了一篇檄文,很文雅地将曹操及他的祖宗骂了个狗血喷头。该檄文文采飞扬,曹操惊出一身冷汗,头痛病居然得到了缓解。后来曹操破了袁绍,逮住了陈琳,问他:“当初,你替袁绍写文章,骂我也就罢了,骂我家祖宗干嘛?”陈琳说:“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左右劝曹操杀了陈琳,曹操却很欣赏陈琳的文章,任命陈琳为从事。陈琳虽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但会一门写文章的手艺,在乱世里保住了一条性命,两边都重用。
                                        ——《写文章这门手艺》 
    过去填贫农很光彩,因为毛主席喜欢贫农,我喜欢毛主席。因此在我填的所有表格中,填贫农的最多。其实我家先前并不贫,听80岁的老爸说,他的爷爷还是有地有房的,后来我的爷爷推牌九、丢摋子,土改时赌的房无一间,地无一垄,就剩下两孔土窑洞,阶级成分便划成了贫农。据说当时爷爷不服气:要早划几年,至少他也算个富裕中农吧。据说爷爷当时因没争到“富裕中农”的成份,划完成份不久,就带着遗憾离开了人世。
                                       ——《如今出身怎么填》

    在我的印象中,舅母总是笑眯眯的。她与人无争,与世无争,用城里人的话说,就叫心态很好,活的潇洒,一直到机器老化、瓜熟蒂落。人的一生,生时心态好,去时不受罪,高寿近百而无疾,也应算是一种难得的幸福。

                                  ——《97岁的舅母去了天堂》

  前天我接到市委组织部通知,作为市知识分子拔尖人才和高级专家,参加了一次全面体检。体检等待时与一位也来体检的老者闲聊,老者问我:“你看我有多大岁数?”我说:“65岁左右吧。”老者说:“84岁。”我一时惊得目瞪口呆。从说话到外貌,他根本不像80多岁的老人。他说:“我原是康中一名化学教师。我一生只想着教学生,从不与人比高低,从不后悔不如人,从不抱怨任何人,始终把上级当作长辈看,同级当作上级看,下级当作同级看,同事当作亲人看,敌人当作朋友看,从没与哪个人闹过意见。哪个领导当政,都觉得离不了我,直到70岁才在我的坚决要求下退休。——心态是长寿的第一要素。”老者的话真是金玉良言,绝对真理。

                                                   ——《97岁的舅母去了天堂》

    男儿有泪不轻弹。过去,我是很少流泪的——好歹也是个男人嘛!但近几年来,可能是年龄大了的缘故,犹如女人和孩子,眼窝很浅,动不动就想流泪。瞎编的电视剧、情感类散文小说诗歌、不值一提的苦衷和委屈、被人无端指责或羞辱、做了心中后悔的错事、想起逝去的亲人好友……都可能禁不住泪流成河。

                                                      ——《七夕泪》

    有人说过:“当你的眼泪忍不住要流出来的时候,睁大眼睛,千万别眨眼,你会看到世界由清晰到模糊的全过程。心,在眼泪落下的那一刻变得清澈明晰!”我心明如镜,看清了人间沧桑,世态炎凉;但对于我的泪,像看我的有些博文,真正能读懂的人不多。

                                                        ——《七夕泪》

  哭,是人类生理情绪的表露,又是表达人类感情的一种方式,男人女人都一样。人从娘胎里分娩出来,一见天日,首先是哭。绝没有一见天日就放声大笑的。哭先于笑,是人生的途径,笑只不过是人生偶尔表现而已。三国时期魏国的大思想家、文学家阮籍郁闷出游,每每遇到无路可走时,便恸哭而返。唐代有个叫唐衢的人,每读文章必哭,喝了酒也哭。这些都是先人不正常的病态之哭或变态之哭。但像刘备的哭,则除了生性外,还有他的很多名堂和学问。他能够统领关羽、张飞、诸葛亮、赵子龙、老黄忠及众多文武人才,从一个市井织席之人到成就三分天下的霸主,其哭是助了一臂之力的。

                                                           ——《七夕泪》

    科学家认为,人们在极度痛苦或过于悲痛时,痛痛快快哭上一场,会产生积极的心理效应。美国生物学家弗雷研究结果表明,人在悲痛时流的眼泪和伤风感冒及风沙入眼时流的眼泪,其化学成分是不同的。所以,流泪不仅对人体能起到保护作用,而且更有益身心健康。为啥女人比男人长寿,明显是因为哭得多嘛!由此来看,哭的罪过远远小于哭的功劳,哭陪伴着人的一生,哭,比笑好。只有想哭的时候痛痛快快哭出来,才能在日后的生活中笑对人生。

                                                        ——《七夕泪》

    奇怪的很,“骚”这个词,用在男人身上,很溢美;用在女人身上,却变成了臭美。   比如“骚客”,基本上是指男人,有文化的男人。而说女人“骚”,则是贬低或骂人,比如“骚货”,“骚娘们”,这是不是也是一种男女的不平等?

                                                   ——《骚出你的女人味》

    满街上的女孩子,你知道最终谁是儿子媳妇?我不知道我将把家权交给谁,我不知道我的财产继承人是谁,我不知道帮我们家传宗接代的是谁?什么必然性,人的一生纯粹是偶然性在起决定作用。

                                              ——《我的早恋史》

    有的隐私一辈子都不能说,半个字也不能说;有的隐私说说也无妨——以不伤害他人、不让他人尴尬为原则。《我的早恋史》,已过去近40年,说出来可能无益,但肯定无害——仅作为公开日记与博友闲聊而已。因此,我还想接着说。如有轻微误伤,还请原谅是荷。

                                                ——《糊涂的爱》

    我当猪场饲养员时,尽管把有些猪喂死了,但并不代表我与猪没有感情。不论大猪小猪,长得好看与否,单眼皮还是双眼皮,圆脸还是长脸,八克侠还是嫩江良种,谁死了我都心疼,甚至掉泪。因此,闲暇之余,我总是蹲在猪圈的矮墙上,看着猪吃食、喜闹、睡懒觉。

                                           ——《糊涂的爱》

    不见也罢!在这里,我谨以过来人的亲身感受告诉诸位博友,千万不要企图找到远逝的旧爱,千万不要企图去会心中远古的旧人,留着那份美好,留着那份期盼,留着那份思念,——那将是心中一道永远不败的风景线。

                                                   ——《糊涂的爱》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