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酒友天真的博客

初来乍到,请多关照。

 
 
 

日志

 
 
关于我

供职于运城广播电视台。曾军旅生涯20年,混至中校副团。转业后担任地、市电视台副台长14年、新闻中心主任6年。现任山西关东文化传媒化有限公司、山西关东企业策划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策划总监。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副高职称。运城市知识分子拔尖人才、市委市政府专家库成员。已在山西人民出版社、辽宁人民出版社、内蒙古远方出版社、中国经济出版社等出版著作12本,计300多万字。

网易考拉推荐

冯言疯语 7  

2014-11-22 09:32: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冯微语录

       

       “把工资本交给你妈,需要花钱给你妈要!”“凭什么!”儿子的声音一点不比我低。一句强硬顶撞,我无言了。无言是一种无奈。凭什么?凭你吃穿住行家里全管;凭你25年未为家里挣过一分钱;凭20多年的养育之恩;凭你对家庭也有责任;凭你还未婚咱还是一家人!你说凭什么?就这句“凭什么”的叫嚣,你说我该不该给他两巴掌?

                                          ——《给儿子的一封公开信》

         我有一个理论:脾气对谁都能发,唯独不能对父母发。这个理论也许不确切,但却符合人性,符合情理。君不见,连旧时的草寇、土匪、强盗,对老父老母都很孝敬,有几个对高堂老母白须老爹大发雷霆的?

                                               ——《给儿子的一封公开信》

          告诉你吧,儿子,像你这样糟蹋光景,又不听话,就是娶了媳妇也别想说了算,我这个家长是终身制,就是让位给媳妇也是不会让位给你的。其实,儿子倒不是一无是处,还是有许多优点的。同事们、邻居们对他也是夸赞有余。但今天我是一肚子的气写这封公开信的,优点我根本想不起来。不是外扬家丑,是万般无奈,请儿子理解并从此痛改前非。  

                                                    ——《给儿子的一封公开信》

        有人说我像牛群,因此我还可以起个笔名叫“冯牛”。冯牛冯牛,世界一流。还有博友说我像英达,像水均益,像毛阿敏(笑),反正是清一色的英俊之人。其实叫什么无所谓,我像谁无所谓,关键是我是谁或谁是我。记得过去有一首诗中的两句话颇富哲理,颇具气魄:生我之前谁是我,生我之后我是谁?
                                       
——《我是谁》

        市委宣传部董部长见了我多次说我是电视台的老黄牛,这个评价是恰如其分的。别的不敢当,人们常说的老黄牛,那确实是说我哩!黄牛自知夕阳短,要想奋蹄也很难。奋不起来呀!只能是重车熟路,躬腰埋头,日复一日,步步为营,能做到“基本称职”就已经不容易了呀!

                                         ——《我有两张“基本称职”票》

        我曾给老婆承诺,坚决不多喝,你再见我喝多了,我是你孙子,是马牛羊鸡犬豕。但今天不由我,曾给我开过多年车的司机秦高泽女儿婚宴,我焉能少喝?宁当孙子,宁为六畜,也不能负与我多年同车与共的秦师傅

                                             ——《我是醉鬼》

        我曾是金庸武侠小说迷。我不仅喜欢他的武侠故事,更喜欢他小说中的人生哲理和人情世故。 但小说归小说,金庸归金庸。现实生活中的金庸,对待自己的妻子,却远没有小说人物豁达仗义。甚至就像小说中的反派,忘恩负义,薄情寡义,自私固执,一错到底。说的严重点,那简直就是陈世美!因此,每当我在电视上看到金大侠带着新娇妻,或正襟危坐,或款款而行,或侃侃而谈,就有一种想吐的感觉,好恶心呀!

                                                       ——《金庸是个负心汉》

 不要以为天亮了你不回家睡到办公室,人家就不知道你熬了通宵。不要以为你半夜三更回家,偷偷溜进另一间卧室,早晨起来人家没骂,就心安理得,要知道那恨是入骨到心的。爱之深则恨愈切!
 
  你数数打麻将时脚下丢弃的烟头,每个等于你10分钟寿命。你整夜不睡,那会无端死掉多少细胞?不要以为你身体好,能熬夜,要知道多好的东西都经不起糟蹋。你少活几年无所谓,可人家还想幸福的安度晚年呢!没有你,能幸福吗?

                                                    ——《一位红颜知己给我的手机短信》
 
  记得有一次你对我说,最近嫂夫人不理你,冷战已近两星期,原因是你又一次酗酒无度。你说你知道她是为你好,年纪大了健康第一,今后坚决做到不酗酒,不抽烟,不熬夜,好像还发了誓。但我知道,这世上最靠不住的就是男人这张嘴,俗话说,宁可相信世上有鬼,也不要相信男人这张嘴,你的嘴我就更不当回事了。
                                                                        ——《一位红颜知己给我的手机短信》

 
  麻场刹不住车,据你的麻友说,大都因你推波助澜,几年来至少没人从你嘴里听说过“停”这个单词。这我相信,你是个永远勇往直前的人,半途而废那不是你的性格,据说你早年曾和几个哥们创造过两夜一天连续作战的辉煌纪录。

                                     ——《一位红颜知己给我的手机短信》
 
  据你说麻场数年,你赢少输多。从麻友对你的欢迎程度和你在麻场的人气指数,我信。那何苦呢?你说纯属娱乐。是的,我也看到了你们几人坐在一起的气氛和心情,输者高兴,赢者愉快,万分和谐。但凡是以健康为代价的所有娱乐活动,都是愚人之乐,你文化不低,难道连这个非常浅显的道理都不懂?没有节制的任何娱乐,最终都是悲歌。汉武帝刘彻在你们万荣秋风楼写的《秋风辞》中就有一句千古名言:“欢乐极兮哀情多。”

                                           ——《一位红颜知己给我的手机短信》
 
  你闭上眼睛感觉一下,又凉又硬的麻将与温暖柔软的乳房,那个摸着更舒服一些?

                                                            ——《一位红颜知己给我的手机短信》

        存在问题: 好喝酒。分析原因:酒好喝。总结经验:喝酒好。整改措施:喝好酒。努力方向:酒喝好。

                                                                 ——《年终总结》

       俗话说人老了有三大特点:爱钱、怕死、没瞌睡。家里的土炕不暖和,他俩白天坐在炕上也盖着被子。看摊开的被褥薄薄的,我说回到运城我给你们订做两床厚被子,妈妈说:“不用不用,我箱子里还有好几床新被子哩。”我说那你为何不拿出来盖?她说不冷不冷。我知道他是舍不得盖。回来我说给妻子,妻子说:“你给她打电话,就说我放在家里的箱子里还有几床新被子,她有钥匙,拿出来盖,她自己的舍不得,我的她就舍得了。”我尊旨一试,果然灵验,老妈说:“能行,能行。”我真不明白,都快80岁了,还攒那几床新被子干啥?

                                                   ——《不该忘却的忘却》 
        从老家回到运城已晚上8点,刚坐到电脑前,手机就响了,是老爸打来的,说你妈问你到了没有,她不放心。我说到了,老爸说到了为什么不打个电话?在老爸老妈的眼里,55岁的我,仍然是个孩子。这世上,打心眼里最心疼我的人,不是儿女,是父母!这世上,什么都可以忘记,唯独不能忘记的,就是父母的生日! 

                                                                  ——《不该忘却的忘却》

        忽然想起张爱玲那段有关红白玫瑰的名句:“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一个是红玫瑰,一个是白玫瑰。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与其说张小姐是作家,还不如说她是男性心理学家。
                                                                ——《30年前的一次艳遇》 
   《我的博客情缘》第三版第三次印刷。严冬热送,送不应求。这一送不要紧,刹不住车了。知道的朋友打电话要,单位的同事跑到办公室要,外地的朋友要么博客留言,要么打手机,都说我不管,反正得给我一本。我说没书了,想看可以上我的博客。朋友说,博客能躺着看么?要不你送我个平板笔记本吧!

                                                                                 ——《送不起》

北京广播学院、曾是多么辉煌的名牌大学,现在却改成了中国传媒大学;浙江广播学院,是全国广播电视的第二大名牌学院,现在也改成了浙江传媒大学。广播电视的许多精英,一问是“北广”、“浙广”毕业,那多正宗气派。谁知道中国传媒大学、浙江传媒大学是个啥东西?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那是与新中国的导弹、火箭、核潜艇、主战坦克连在一起的名牌大学。提起“哈军工”振聋发聩,敌人害怕;现在改成了哈尔滨工业大学,多么俗气!比起“哈军工”的名气,十个“哈工大”过上十年恐怕也赶不上一个“哈军工”。人家美国的西点军校,听着像个中专,可那是世界最著名的军事学院。你把“西点军校”改成“西点大学”行么,要多跨气有多跨气!

                                                               ——《改校名的校长该骂》
  一个高校的校名,是一种品牌,谁坐庄当校长想换就换,永远出不了名校。打造一个名校的校名,那是需要多少代人的努力才能实现的,轻易改之,只能弄巧成拙。做生意的在挖空心思找回老字号,办高校的却在变着法子遗弃老名牌。不在改革教学体制,提高教育质量上下功夫,老是想着改校名的校长,很可能会留下骂名的。

                                                                     ——《改校名的校长该骂》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