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酒友天真的博客

初来乍到,请多关照。

 
 
 

日志

 
 
关于我

供职于运城广播电视台。曾军旅生涯20年,混至中校副团。转业后担任地、市电视台副台长14年、新闻中心主任6年。现任山西关东文化传媒化有限公司、山西关东企业策划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策划总监。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副高职称。运城市知识分子拔尖人才、市委市政府专家库成员。已在山西人民出版社、辽宁人民出版社、内蒙古远方出版社、中国经济出版社等出版著作12本,计300多万字。

网易考拉推荐

这个故事也与我有关  

2012-11-14 09:47: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题记:这个故事也与我有关。特转载博友两可轩的这篇博文,请妻姐一观。】


水彩的故事 (两可轩文)

前一段我写了一篇博文《姑父马力》,一位博名为酒友天真的朋友看过后,在评论中写道:“东杜村吗?我常去的,我的一位亲戚是东杜的,早年也是你们村的民办教师。”我回复道:是东杜村的,您家的亲戚是谁呢?他回复说,杨贻伍的妻子赵爱玲(原村民办教师)是他妻姐。赵爱玲老师?我上小学时的班主任?多年来时而会想起的一个熟悉的名字突然蹦了出来。

我们的村子是位于孤山东侧大约五华里的一个小村子,村里的人口不到八百人。学校的老师不多,大都是民办老师。赵爱玲老师在村里学校的老师中的算是比较洋气的女老师,梳着两条辫子,人精精干干,说话和蔼大方,穿戴干净利落,夏天时穿着漂亮的的确良衬衫,冬天的时候喜欢穿一双翻毛皮鞋,这在当时的学校里算是相当时髦了。那时就听说赵老师的爱人在部队担任连长,这又让我们对赵老师的敬仰增添了几分。

但我之所以会想起,或者说起赵老师,却不是她的和蔼和时髦,而是一件或许应该早已忘掉的事,但这件事却始终没有能够忘怀,这样说多少对老师而言是一种不敬,但它的确在我心里潜藏着,难免遇到个适合的时机,便会猛然从心底里冒了出来。

那会是小学四年级,一个班总共就二十来个孩子,都是本村的。班里的孩子们平时上课,玩耍,日子在平静中度过。后来,班里却发生了一件事,这件事成了我难以忘怀的往事。一天下午,班上有位叫世安的同学的发现自己的水彩丢了,于是他把这件事告了赵老师。下午快要放学的时候了,赵老师来到班里,先是问了问,谁见世安的水彩了?如果谁拿去用了,请举手,或者把他的水彩还回来。问了好几遍,没有人举手,也没有人承认拿了水彩。班里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赵老师说,如果没有人承认拿了水彩,那就让同桌之间互相在对方的书包里搜查吧。那时的孩子们都很听话,大家很快把书包打开让同桌检查。我的同桌是耀刚,我们互相检查后,并没有发现什么,其他的同桌之间互相搜查过后也是一无所获。没有办法,当时也正好到了下午放学的时间,赵老师便让班里的同学们先放学回家,留下来两个同学再把教室里仔细检查一遍。

和大多同学一样,我也离开了教室,像往常一样回家了。第二天到学校,一早上无事。中午回家吃饭的时候,在路上遇到低年级的同学耀华,耀华告诉我,听说有人把世安的水彩夹到你的政治书里了,我说,我不知道啊,因为心里没有在意,也就没有多问,便回家吃饭了。吃完中午饭,刚到学校,便被赵老师叫了去。赵老师的办公室在一进校门靠北侧的一排房间里,我心怀忐忑进了赵老师办公室,赵老师问我,听说你拿了世安的水彩了?看着我的眼色也比平时多了几分严厉。我说,我没有拿啊。赵老师说,真的没有?你再好好想想吧,昨天下午世安的水彩可是在你的书包里找到的。我站在赵老师办公室里不知所措,心里想,我没有拿他的水彩,根本就不用想啊。赵老师一边做着自己的事情,我无奈地站在旁边,过了十来分钟,赵老师又问我,想好了吗?我说,我真的没有拿他的水彩啊。赵老师有点生气的样子,拿着她平时拍打衣服的打子,在我身上打了几下,说,你到外面好好想想吧。

我站在赵老师办公室外面的树下,虽然有些树荫,但还是很炎热,那时正是夏天。我无聊地站着,使劲想,想来想去,还是没有拿啊。眼看中班里的孩子们午休的时间都过去了,我还在树下站着。又过了一会,等赵老师再问我的时候,我说想好了。赵老师说,是你拿了吗?我说,是。赵老师说,早说是你拿了不就没有事了吗?我回到了教室,心里虽然不是滋味,事情却总算是过去了。后来,赵老师就调走了,调到哪里去了,我也没有打听过。但这件屈站成招的事却成了我心中的一个结。

转眼到了初三,世安和我成了同桌。一次,我问起当年丢水彩的事,世安说他知道不是我拿的,他也知道是谁拿的,但并没有告诉我。我也没有再追问。大概到了九零年前后,一次从太原回老家,路过运城。在一个水果摊遇到了赵爱玲老师,只是简短了打了个招呼,原本时而想起要去向她解释一下当年的事情呢,见了面,却没有开口,心里想着,或许她早已忘却了吧。

酒友天真提起了赵爱玲老师,我想起了往事,已经过了三十多年了,却仿佛像昨天发生的一样清晰。我自忖着,自己不应该算是睚眦必报的人,怎么会把这些原本应该忘记的事情还能记得那么清楚呢?心里多少有点惭愧。不过,就这件事而言,只是一个回忆而已,并不敢有半点对老师不敬之意。

赵老师如今可安好?这才是我要祝愿的。

这个故事也与我有关 - 酒友天真 - 酒友天真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