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酒友天真的博客

初来乍到,请多关照。

 
 
 

日志

 
 
关于我

供职于运城广播电视台。曾军旅生涯20年,混至中校副团。转业后担任地、市电视台副台长14年、新闻中心主任6年。现任山西关东文化传媒化有限公司、山西关东企业策划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策划总监。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副高职称。运城市知识分子拔尖人才、市委市政府专家库成员。已在山西人民出版社、辽宁人民出版社、内蒙古远方出版社、中国经济出版社等出版著作12本,计300多万字。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当汲取《世界新闻报》的教训  

2011-07-23 10:11: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当汲取《世界新闻报》的教训


一个有着186年辉煌历史,以刊登名人消息为办报特色的英国销量最大的报纸之一《世界新闻报》,由于“窃听门”暴露,顷刻间宣布停刊。

7月10日是最后一个出刊日,最后一期报纸印刷了500万份,头版大字写着:“谢谢,再见”。尾版引用了非常推崇该报的英国作家奥威尔的话:“把脚放在沙发上,在鼻子上架上眼镜,然后打开《世界新闻报》”。而在奥威尔那段话的旁边,就是一位名叫杰尼?霍本森的人写的道别词,听起来颇像是墓志铭。“我不能想象没有你的周日。”他说,“我永远会记住《世界新闻报》,悲伤地和我的周日最爱说再见。”
这一事件,导致250名员工失业,集团高管辞职、80高龄的新闻集团领袖默多克道歉,各种损失高达140亿。舆论甚至预测:此举,“恐摧毁默多克媒体王朝”。 

  不仅如此,《世界新闻报》由于曝出非法截取、窃听私人电话信息的丑闻爆料,事到如今,英国媒体开始担心警方调查不会仅仅止于《世界新闻报》,政客和媒体之间的关系也面临着新的审视。这场反省也已经上升到了政府层面,英国首相卡梅伦承认,英国政客同一些小报的关系过于密切,他还呼吁建立新的媒体监管体系。 

   从来都是媒体揭别人特别是政客和各类“星”们的“丑”,媒体自身的“丑”被揭并且被揭得沸沸扬扬、山雨满楼,虽然不是第一次,但也比较罕见。这件事,再次向媒体的公信力发出挑战,也再次呼吁媒体的社会责任和新闻专业精神。

  世事难料,结局究竟如何,只能拭目以待。我们要做的,是不能仅仅把自己当成看客,而是要从这件事中,汲取足够的教训。一方面,加强媒体自律;另一方面,强化社会他律,从而保证媒体在转企改制的过程中,正确把握满足受众需求与坚持主流价值取向的关系,讲求经济效益和坚持社会责任的关系,自觉做到不媚俗、不低俗、不庸俗。如此,我们或许会远离“窃听”之类的丑闻,在遵守法律、坚守道德底线中,谋求媒体的发展与繁荣。

  西方的媒体大多是商业媒体,受资本的控制,自然要最大限度地谋求利润,而“曝光”、“窃听”之类的新闻报道,能在极大程度上赚取受众眼球,带来报纸的高阅读率和广播电视网络等媒体的高收听收视率和高点击率。这些“高”的背后,是广告的高回报率。这一点,是媒体追求刺激性新闻的经济动因。从新闻理念上来说,西方媒体奉行“人咬狗”式的反常趋向观,认为一切非正常的事物例如灾难、恐怖、血腥等才具有较大的新闻价值。为了获得这些“非正常”的内容,记者们有时便要采取“非正常”手段例如窃听、收买线人等,这是媒体追求刺激性新闻的观念动因。尽管西方新闻理论也特别强调客观、公正,但由于两大动因的驱使,例如“窃听门”之类的事情还是时有发生。

  我国的媒体,有许多正处在事业向企业改革的转型期,生存压力骤然加大。虽然还不像西方商业媒体那样,最大限度地追求利润,但通过提高阅读率或收听收视率来提高广告的高回报率,也是无可置疑的。正因为此,一些媒体千方百计打“擦边球”,或以“娱乐新闻”的名义,挖名人隐私,曝“花边新闻”;或无原则地偷拍偷摄,一而再、再而三地触碰道德底线。更有甚者,把“狗仔”当成记者的最高境界,认为“狗仔”有着堪比战地记者的“吃苦耐劳”和“牺牲”、“奉献”精神……。因此,“灌水八卦”充斥了各种小报的所有版面,甚至大报、上星台、央视。

  这种情况的出现,是娱乐产业发展中“负效应”的呈现。从上世纪开始,名人偶像化的趋势愈演愈烈,演艺明星、政商名流成为大众公开崇拜的对象,人们开始好奇聚光灯下找不到的内容,来自四面八方的窥探欲望激增。但也不可否认,媒体在“满足受众需求”的借口下,不加辨别、不加引导甚至推波助澜,也是负有很大责任的。受众需求应当也必须得到满足,这无需多说。但受众是包括读者、观众、听众、网民等诸多人群的集合体,受众的需求也是五花八门、多种多样的。满足受众需求,并不等于满足所有受众的所有需求。媒体作为“把关人”的责任,就是去浊扬清,摒弃庸俗、低俗等一切不健康甚至有害的内容,而满足涉及受众自身利益、真正为受众所需的健康、正当的信息要求。再从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关系来看,编辑、记者也要吃饭,没有钱自然不行。但追求经济效益,要通过正当渠道、正当手段进行。在许多情况下,甚至要牺牲经济效益而服从社会效益。《世界新闻报》因不择手段追求经济效益而被迫停刊,造成数百人失业,其教训是沉痛和深刻的。

  “窃听门”事件,真的给我们敲响了警钟。当我们不仅仅以看客的身份和心理对待此事的时候,就会发现有太多的东西值得反思和回味,比如媒体自律问题,比如社会监管问题以及职业道德、专业精神、社会责任、侵权等问题。倘若有关媒体不引以为戒,《世界新闻报》的今天,也许就是我们某些媒体的明天。

  评论这张
 
阅读(51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